长江边有群“三峡蚁工”两年捡了近700吨垃圾

  三伏时节,日头正毒。长江上中游分界点的湖北宜昌,气温不停攀升,水汽蒸腾,让人愈发感应闷热难耐。

  上午7点半,宜昌夷陵长江大桥下的江滩上,一群身穿荧光背心、手提塑料袋的人们,在江滩边弓着身子找寻着什么,只见所过之处,碎布、玻璃碴等种种垃圾被逐一捡起带走,留下洁净的沙地。

  “我们叫‘三峡蚁工’,今天组织了200多人在江滩边捡垃圾。”“三峡蚁工”自愿者组织提倡人“喜哥”一身运动装扮,娴熟地在江滩边草丛、石缝中捡拾着垃圾,一阵忙碌下来,早已汗如雨下。

  “喜哥”本名李年邦,今年51岁的他是一名通俗的发型师。2015年11月,他在微信朋侪圈里看到一位外国小伙义务清算河流垃圾的新闻后触动很深:“生长在长江边,我为何不行动起来,也把长江扫除得干洁净净呢?”

  李年邦很快买来了垃圾袋、手套等工具,隔天一大早,他便来到江边清算垃圾。他告诉记者,第一次在江边捡垃圾时,从河堤上向下看,只能看到沙子和泥巴,可走进江滩后才发现,种种垃圾就藏匿在河沙和淤泥之中。

  头一天,李年邦捡了两小袋50多斤垃圾;第二天捡了2大袋100多斤;第三天则捡到了4大袋200多斤……“整个河滩就像一个垃圾场”。

  “从江岸到江滩,只有短短的300米,我却走了良久,感受这是我人生中走过的最长一段路。”李年邦说,在江边捡垃圾除了遇到清运、处置惩罚等问题,种种非议更让人吃不用:“这条河有几多垃圾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在作秀?”“赚不赚钱,不赚钱干嘛做?”“洪流天天打来垃圾,你捡得完吗?”

  2016年12月3日,“三峡蚁工”自愿者在捡拾的垃圾前合影。 新华社发(新华社记者王自宸摄于2016年12月3日)

  自己选择的路,再难也要走下去。在妻子和儿子的勉励下,李年邦决议坚持下去。徐徐地,他的身边泛起了点赞者、致敬者和偕行者。2016年10月,在李年邦的提倡下,“三峡蚁工”自愿者组织正式建立,300多名牢固成员成为长江垃圾清算的主力军,他们以“掩护长江母亲河”为口号,每逢周末和法定节沐日都市自觉组织在长江岸边捡拾垃圾。

  凡事贵在坚持。遇到雨雪天气,凛冽的江风犹如刀子一样平常,刮得人脸上生疼。而在夏日高温高湿,腐烂垃圾散发阵阵恶臭又令人作呕,但李年邦始终不敢有一丝懈怠。他告诉记者,一起走来,遇到的难题虽然许多,但看到江边的垃圾越来越少,前来拍婚纱照的新人越来越多,他更坚定自己的初衷。

  “三峡蚁工”的善举获得社会的普遍认同,据不完全统计,“三峡蚁工”自愿者组织建立近2年,到场自愿运动的市民就凌驾2万人次,捡拾垃圾总量近700吨,自愿运动规模已从城区江滩拓展到城郊及沿江风物区,并在宜昌市夷陵区及西坝建立了“三峡蚁工”自愿者分会。

  “‘三峡蚁工’寓意着我们每一小我私家就像一只小小的蚂蚁,蚂蚁虽然气力很小,可是当它们抱团在一起的时间,就会发生无限的能量。”李年邦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三峡蚁工”自愿者队伍中来,一起争做长江守护人,共圆漂亮中国梦。

2019-02-23 02:27:5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